信义房屋

登录 | 注册

首页 > 资讯 > 详情

分享二维码

扫码分享

信义抗疫故事|章子欣:我爸妈都是志愿者

房产经纪人

信义房屋

优秀员工

发布日期:2022/6/6来源:信义房屋

章伟群是信义房屋人资总务组的资深员工了,去年女儿章子欣刚刚考上大学。上海疫情严重之后,章伟群夫妻俩在小区做起了志愿者,于是女儿章子欣写下了他们的故事。

荐读 | 章伟群是信义房屋人资总务组的资深员工了,去年女儿章子欣刚刚考上大学。上海疫情严重之后,章伟群夫妻俩在小区做起了志愿者,于是女儿章子欣写下了他们的故事。



“疫情”、“抗疫”,这些词汇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,已有两个年头了吧!开个玩笑,“嘿,新冠病毒,我们打交道都两年了,也该过磨合期了吧。”但它却总像个任性的孩子,那么无常,又不守章法。 


大约是从两个月前,疫情开始肆虐上海,在校隔离、狼狈回家、居家隔离全都还历历在目,作为特殊时期的见证者和亲历者,我看见的也更多。 


这次疫情就像一面照妖镜,让人性的善与恶,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。有的人趁乱发财,有的人浑水摸鱼,加上每天不断增长的新增病例,几乎都要将人吞没。 


可是阳光总会照耀在我们身上。我在身边人的身上,却看到了更多的行动和温暖。在许多键盘侠在网上抱怨、等待的时候,我的父母却在第一时间挺身而出,成为社区的志愿者,而他们也不过是普通的群众百姓。作为子女,除了油然而生的骄傲和敬意,也深知他们的汗水和辛苦。


章伟群夫妻合影


和大多数的社区志愿者一样,他们的工作内容普通又繁杂,比如协助检测核酸、抗原,比如帮大家分发物资、快递,还比如帮小区的老人去医院拿药,都是这些不起眼却琐碎的小事。 


有时候6点多就出门了,我只在睡梦中朦胧的听见一声关门声,我就知道,哦,他们又开始忙碌了。有时候,晚上我们已经睡下了,听见一声关门声,我就知道,哦,又突然通知来活儿了。 


有时候,好不容易一家人凑一起吃个饭,我听爸妈聊得最多的,就是帮小区的老人配药。我们小区是上个世纪90年代末建成的老小区,小区里面老年人占比大。小区封闭之后,配药是除了抢菜之外需求量最大的,而配药的辛苦却丝毫不低于抢菜。



先要收集好大家的社保卡,登记好需要配的药品,再穿好防护服。最近天气热了,防护服是不透气密封式的,我爸又怕热,里面再穿衣服,一天下来,汗流浃背,衣服全部都是湿嗒嗒的,特别是一坐下来,整个人都是鼓鼓囊囊的。后来,我爸就直接“赤膊”上阵,对,就是直接穿防护服。但是,即便是这样,一天下来也不轻松,防护服会黏在身上,又痒又难受! 


穿好防护服,志愿者就前往社区医院了。因为配药的量比较大,一天配上六、七十本的社保卡的药都正常,所以一般是两人一组去医院。在医院排队、取药,再回去消杀、上门送药。 


有一次,我爸妈搭档一起去医院配药,在排队的时候,跟他们隔了一个的前面一人,打开健康码的时候才发现变红码了。原来这位是附近社区居委的书记,究竟是什么时候变红的他自己也不知道!就直接被拉走了,剩下的人都面面相觑。 


他们那个时候都以为要被封在医院了,怎么办?家里就剩我一个人,因为我连饭都不会做!我爸回来后跟我说,在那等待的将近1个小时的时间里,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离病毒这么近,第一次觉得害怕,不因为别的,就担心我在家里没人照顾。毕竟在医院这种封闭空间里,危险系数挺大的! 


他打开手机,跟同在一个小区的朋友说了这事,没想到叔叔立马答应下来说,“没事没事,你放心,有我们呢!以后叫你女儿过来跟我们一起吃!” 


还好“警报”解除,天都黑了,药才配齐。拿回小区后,先在露天消杀,再一家家送上门。小区有的高层楼房有电梯,有的多层的楼房还没有电梯,只能一层层地爬上去。配药有时候还需要先垫付钱,等到送药上门的时候,老人才给钱。好多老人都不会用微信支付,所以还要备好现金找零。有时候,老人手头不宽裕,我爸就不收钱了。他跟我说,就当是募捐献爱心了。 


后来配药次数多了,医院的医护人员都认识我爸了,我爸也有经验了,用轮椅装了药推回来,这样两个人就可以轮换着隔天去医院,也降低了风险。


我爸不仅是小区的志愿者,也是楼组长,反正我们楼里大事小事都找他。有一次,有个短租3个月的租户找到他,说他自己不认识小区的任何人,现在家里已经没米了,能不能帮帮他?当时,我们家也只有6、7斤米,他就给这位租户倒了一半。后来,另外两位志愿者听说了这件事后,又从家里匀了一些给我们。 


你看,爱出者爱返,福往者福来。疫情虽然暴露了人性之恶,但也让我们与小区的其他人,关系更近了。没有任何时候会像现在一样,互通有无,相互关怀,互帮互助,就像一个有爱的大家庭一样。 


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,大家也更理解、支持社区的工作了,现在做核酸,群里一通知,大家就立马下楼排队做核酸了。因为大家都知道,不是自己管好自己就行,要争取早日一起解封。 


诚然,我的爸爸妈妈不仅感动了小区的居民,也感染了我,成为了这特殊时期里的一束暖阳。论受到的理论教育,或许我略胜一筹,但论身体力行,我确实望尘莫及。但是我作为一名子女,我也希望自己的亲人可以平平安安。但是,我尊重父母的选择! 


我知道,我的父母是英勇的逆行者。当然,在这个城市里,还有成千上万的逆行者,他们奉献出自己的时间,冒着被感染风险,忍受着身心的双重压力,只是为了给这座他们热爱的城市、他们所在的社区尽一些绵薄之力,他们也是你我身边的普通人,每天做的也是普通的事,但也正因为如此,不才更加伟大吗!


相关新闻

精选房源

对比清单 最多可以选择4套房源对比 清空

    0
    信义APP下载